票貼

美貌色情

票貼利息怎麼算

夾著我倆大口的喘氣,精液傾湧而射出、射出、再射出。 蕙欣狂亂的顫抖了數下,才又逐漸的慢慢平靜下來…我喘著大氣,在抽回戰勝了的大將軍之際,卻驚然發覺龜頭和陰莖上除了黏涕涕的淫水之外,還沾染了少許的血絲。 嗯!第一次?我帶著猶豫的眼神,細聲的溫柔問蕙欣。 嗯。 她以更細微的聲調,紅著臉蛋回答著。 痛嗎?我關懷的摟住她,輕吻著她的唇,低低問她。 不會,已經好多了…蕙欣亦深情幽幽的回視我,說著。 我倆眼珠望著,身體內的慾火又情不自禁地燃燒了起來。 我那才剛洩了氣的老二,竟奇跡般的又剛猛勃起,而蕙欣亦鬆懈了全身的肌肉,盡情晃動著圓臀迎合我;浪蕩的呻吟聲,頓時迂迴整間室內…我和蕙欣因這一次的接合而走在一起,亦連帶的認識了她的另外兩個妹妹。 這兩位女孩都長得不錯。 蕙欣排行老大,蕙玲十九歲比我小五年,而最小的老麼蕙敏則是十四歲。 她們的父親在三年前到大陸去設廠,長期留在那兒工作,母親也因為女兒們都逐漸長大了,便也過去陪老爸。 聽蕙欣說起,其實是媽媽因為孩怕老爸在那兒包二奶,才過去監視的。 因為在蕙欣家來來住住久了,漸漸地和她的妹妹們也熟了。 我在她家自由的穿梭,有時還會偷偷的在那兒留夜。 在一個星期六夜晚,和蕙欣看完深夜場後,送她到家時便又興起,偷偷的和她溜進臥室裡,鎖起房門,幹起愛來:那一整夜,我沒回家。 第二天驚醒來時,還不到六點鐘,天都沒亮,卻已不見蕙欣。 看了她在床頭留下的小字條,才知道今晨一早要回大學去。 唉,連周末一大早都要回校更教授和董事們開會,助教這種差事業也真的不好做啊!我把枕頭遮蔽著臉面,本來想繼續睡著大覺,卻突然尿急了起來。 於是拖起半醒的身軀,開了門便向外面側邊的廁所奔去。 完事後,正要回房之際,無意發現二妹蕙玲的房門竟是半開著的,歪腦子裡立即湧起了一絲邪念。 我想乘機偷窺一下她的睡姿,瞧一瞧她那常令我目不轉視的美麗豐峰。 我輕步地走近房門,探頭瞄了一下,那裡邊雖然暗著,但很顯然是空蕩蕩的,竟然沒半個人影。 嗯?蕙玲不會是也跟她姐姐一大早就出門了吧?我帶著失望的心境,正想走回蕙欣的房間繼續睡覺時,腦子裡又打起了壞主意。 其實老麼蕙敏的身材也不錯,雖然只是個十四歲的小毛頭,但該小的地方小,該大的地方則是比任何同齡的女孩都大上一倍。 這或許這是她們家庭的遺傳吧?趁現在家裡沒人,我於是便走到蕙敏的門外,非常小心的輕輕扭轉開她的門把,。 然後推開一小縫,從門隙間窺望進去。 那裡邊雖然拉上了窗簾,並只開著微弱昏黃的檯燈,然而我可以清楚確認的看到眼前所不敢相信的一幕;二妹蕙玲竟和小麼蕙敏倆人,一絲不掛的在床上互相愛撫、舔吻著…我心裡頭驚詫萬分,同時亦感到慶幸無比,竟然會被我撞上這種只有在綺夢中才會看見的姐妹淫景。 我想一定蕙玲是因為大姐蕙欣常常不在家,按奈不住自己的淫性而把乖乖的小妹蕙敏教壞的。 此時玲也以為大姐一大早出了門,家中再沒人了,於是按奈不住淫慾又溜到小妹子的房裡來胡搞。 我見如此,便迅速奔回房裡去,拿起了我昨天跟蕙欣到公園裡去拍攝的數位攝影機,好捕抓這幕引人瑕想的淫美畫面。
推薦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 Facebook!
推薦內容

票貼特別新聞

 

各地票貼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