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貼

色情回憶錄

票貼改善金錢關係

幾次之後,我注意到他每次按摩到大腿根時總會拱起指關節有意無意的接觸到老婆的陰部,頭幾次老婆總會敏感的輕微震顫一下,還好她以為是難免會碰到的,再幾回合之後,他手指按摩大腿的位置愈來愈接近大腿根的盡頭,這時他雖然繼續按摩大腿,但按摩同時指關節等於完全在她的陰道口輕輕摩擦,我發現老婆陰道口開始有些閃光,居然緩緩流出淫水來了。 她的眼睛緊閉,開始靜悄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看到設計師的褲檔竟然也挺了起來;他似乎意猶未盡,要我老婆坐起來,他盤腿坐在她身後繼續肩頸按摩,雖然他是在老婆身後,但由於我們的床邊面對鏡子,事實上他已從鏡中把老婆的正面看個一清二楚,老婆這時臉泛紅暈,開始從鏡中仔細端詳這按摩師斯文的相貌。 這時我故意說了句:「看你累得汗流浹背,汗衫都溼透了,要不要先脫下來幫你晾乾?」 他倒也不推辭,直接將衣服脫去露出結實的胸肌,一看就是健身房練過的,這我倒是自嘆不如,工作多年一身白肉早已略顯鬆垮。他故意東摸西模的走向桌旁喝一口水、休息一下,我注意到老婆的目光自始自終沒有離開過他健碩的身材,且一副無限嬌羞的模樣。 我請他先坐在椅子上休息十分鐘,自己爬上床親吻老婆,低聲問剛才舒服嗎?她點點頭,我知道她的下體剛才已被挑逗的心猿意馬,性慾勃發,趕緊再下些猛藥,趁機開始撫摸她的胸部及乳頭,她推了我一下說「有人在」,我低聲說「他看不到」,於是開始吸吮她的乳頭並用手指輕摳她的陰道及陰蒂。 她的下體不斷扭,搞得我滿手指都是淫水,如此摸了七八分鐘,由她身上的反應,我知道她快高潮了。 我看了按摩師一眼,他很有默契的故意突然問:「小姐,要繼續按了嗎?」 我假裝嚇了一跳拔出手指,給她的刺激突然停止,以我過去的經驗,我知道她此時是最痛苦的,滿心期待著能有東西能填滿她的小穴,讓她一次登上高峰。 她呼吸急促,一副很不舒服的樣子,我卻說:「可以再開始按摩了。」 老婆似乎意猶未盡,不情願的趴回床上,按摩師坐回她身旁,故意再由大腿開始按摩,果然指關節又開始摩蹭她的陰蒂了,由於那邊已濕成一片,我相信老婆小穴內此時一定酸癢難熬。 大約過了三五分鐘,我故意問:「你的眼睛是弱視還是全盲呀?」 他說從小就是全盲,什麼也看不見。 老婆仍舊無聲無息,只有急促的呼吸聲,我此時突然直接問他:「你的身材真的很好,有沒有女顧客曾要求你做更激情的服務呢?」 他回答:「曾有過三五次。」 我說:「她們滿意嗎?」 他回答:「老天可憐我吧,我雖然瞎但在這方面似乎的確超人一等,別人都說滿意的不得了,而且我都當作兩廂情願的一夜情……」 我想老婆此時應該已被挑逗到極高點了,我趕緊說:「那今天可以試試嗎?」 他說:「你們願意可以試試呀。」 老婆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卻又無力的輕聲說:「不要吧!」 我趕緊走過去低聲安撫她:「沒關係,反正他什麼都看不見,也不知妳是誰,今天走了以後也認不出我們。」 老婆沒回話,我開始繼續親吻撫摸老婆,且專挑敏感地帶下手,老婆開始閉上眼睛呻吟起來。 過了二分鐘,他突然一絲不掛的走到老婆身邊,開始一起撫摸老婆的乳房;老婆身上多了一雙手,嚇了一跳睜開眼,結果我們同時被他昂首挺立的巨大陰莖再嚇一跳,這哪是東方人的尺寸?以我目視差不多將近20公分,最主要是黑又粗,挺立的陰莖是深深的咖啡色,隱約透出青色的血管,紫黑色的龜頭是很大的橢圓形,像個小雞蛋,連男人看了都覺得興奮。 老婆稍微閃躲了一下,我趕緊親吻她說:「我愛妳,我現在真的好興奮唷!」 她大概已被慾望沖昏了腦袋,又閉上了眼睛,任由兩雙手在她身上遊移著。 我拿了條深色絲巾矇住她的雙眼,消除她的緊張,二個男人吻遍摸遍她全身每一吋肌膚,並輪流撥弄她的陰蒂與小穴。 老婆開始扭曲起來,我把她稍微拉起來,將自己的陰莖放入她的口內來回抽送,她自動跪趴在床上翹起屁股,小小的陰唇微開,露出裡面紅色的嫩肉。 按摩師趁機將頭埋在她的兩片屁股間,舔弄她的陰蒂與陰唇,然後開始用舌尖快速舔弄她的肛門;她興奮的發出如野獸般的低吼,我一邊說著淫穢的字語挑逗她,一邊以手勢向按摩師示意是時候了。 他站在床邊以手握住那支粗黑巨大的陰莖,對準早已淫水氾濫的洞口,腰一挺,‘滋’一聲就進去了三分之一,老婆「喔」了好大一聲,說了句「不行…不要這樣」,用右手往身後去阻止,沒想到一把握在那已進去三分之一的粗黑陰莖上,「喔………」她發出不知是興奮還是什麼的聲音,似乎也沒真想拔出來。 我趕緊安撫她,看到她背對著按摩師,用手指輕捏著已被淫水沾濕的滾燙陰莖,似乎想測試出它到底有多粗,我加快在她口中的速度,他只好又將手縮回來撐在床上。 此時按摩師往後一拔再用力一挺,老婆慘叫一聲後,吐出我的陰莖,用手拉下眼上的絲巾,忍不住回頭去看,粗黑的陰莖竟然全根進入了老婆小穴之內,接著開始一連串快速的連續瘋狂抽送。 將近七八分鐘還沒停下來,我不得不承認,這輩子還沒聽過老婆發出過如此淒厲而瘋狂的叫床聲,直喊著: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喔喔…我要飛上去了…..喔…喔…飛上去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像哭喊又像歇斯底裡,隨著他快速抽插的頻率,不停喊著。 「…喔喔喔喔喔…我要洩了…喔…喔…真的不行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洩出來了…洩出來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伴隨著他的下體撞擊老婆屁股的清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聲,讓我興奮到了極點。 看著老婆無力的攤在床上,他拔出了陰莖,似乎沒有結束的意思,將老婆翻過身來,兩腿放在他肩上,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再度插入。 抽插了一分鐘後,老婆再次瘋狂的喊著「真的洩了…停了…停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停了…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將老婆的手一起掛在脖子上,用雙手撐起老婆的屁股,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在房內邊走邊插;老婆似乎瘋了,一路狂叫不停,已聽不出示是哭,還是喜悅,還是亢奮。 自插入瘋狂抽插到現在,轉眼已過了三十幾分鐘,完全看不出要射的感覺,令我暗暗佩服,他將老婆放回床上,老婆的雙腿無力垂在他的腰間,滿身大汗,已呈現虛脫狀態。 他調整了一下身體又開始抽插起來,只聽到下體撞擊的啪啪聲及按摩師的喃喃自語:「好緊…真的好緊…真的好緊…」 不久,老婆又開始嗯嗯的呻吟起來。
推薦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 Facebook!
推薦內容

票貼特別新聞

 

各地票貼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