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貼

色情歌迷會

票貼改善金錢關係

七月流火熱的讓人心煩,好在昨天將一單大買賣拿下,為了這單買賣三天前沒能陪著老婆和小姨子去新疆旅遊,兩人走了三天了,剛才通電話說才從卡納斯湖回來,還要幾天,我讓她們玩的盡興。 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眼睛看著電視上播映的由一幫導演和編劇圍著火鍋侃出來的電視劇。本想出去的,可天氣太熱,加上昨天買賣拿下一起慶祝到凌晨才回來,懶懶的不想動,只好打發時間。 看看時間十點多了,衝了個涼穿著短褲出來,等著頭髮乾了早點上床,就在準備抽完手裡的煙睡覺時,門鈴響了,我不由想是誰這麼晚了上門,有事怎麼不打電話,可能是那個傢伙喝高了來騷擾我,有點不情願的站起來也沒問是誰,就把門開了,誰知一開門令我和門外的來者都愣住了。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紗睡裙的女子,看那紅紅的的臉,想起有一次在樓梯上幫她撿過因塑料袋質量問題散落的水果,是我對面的鄰居。 因為是商品房,所以鄰居之間平時幾乎不太走動,我與她的接觸僅限於上次的幫助,在同時到了之後就各自進門,談話也就是她禮貌的謝我,我回答不客氣。以後在樓梯上遇到也就是點頭微笑一下,算是打招呼。 此時看到她的穿著著實讓我吃驚,況且穿成這樣清涼的見面,彼此都不太好意思。她非常急切的樣子說:“對不起,能用一下你的電話嗎?”一邊擔心的看著樓梯,怕有人上來。 我此時腦子裡飛快的轉了起來,一邊回答一邊想著她會發生什麼事,可能是鑰匙鎖家了。她在得到我請進的邀請後,快速的走了進來,走過我身邊一股濃郁的洗髮水和浴液的清香告訴我她剛洗過澡。 我關上門告訴她電話的位置,在她走向電話時會路過我開著的地燈,因準備睡覺所以關了廳裡的大燈,此時燈光映出紗裙下兩條修長的玉腿,這給我的視覺衝擊很大,一股熱流在我小腹裡滾動,我不假思索的打開了大燈。現在我能確定她洗過澡後出門,原因不會是送人,因為不會有女人穿成這樣送客的,穿成這樣說明在家就是如此的穿著,那一定是出來扔垃圾的,這個樓上的垃圾道要下半層樓,一定是這樣的。 此時她快速的按動著按鍵,我心中在祈禱不要有人接,這樣我今晚就不會孤單了,想到這一股熱血沸騰的感覺令我渾身發熱,胯下的短褲無法遮蓋我男根的勃起,我眼睛看著閃動的屏幕,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推薦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 Facebook!
推薦內容

票貼特別新聞

 

各地票貼推薦